野山的呼唤,九鼎万花山

野山的呼唤

九鼎万花山

  三十年前,我不知多少次走过这山乡。在我记忆的深处,群山几乎都光秃了,偶尔能看到几棵小树,那山并若癞子斑驳的头上长了几根稀疏的毛发,看上去着实有些可怜。
  在我幼时,母亲常常提及她孩提时的山乡,她说,这山里不但有野猪、大猫,而且还有那漫山遍野的粗状树木。在母亲的童年里,山里的野兽多得怕人,林木森森,人根本不可以往林里去,就怕遇上野兽。
  母亲告诉我说,她亲眼看到山上的那些树木被她们的乡亲砍倒,然后在山上起上土炉子大炼钢铁。山上的林木就这样被他们的父辈们付之一炬,山就这样全给毁了,乡亲们辛苦劳作之后没炼出钢铁,只炼出来了一堆堆的石头疙瘩,同时还累死了人,山被毁了,庄稼地也给荒了。
  多年以后,当我们被母亲带回外公那的时候,行走在山路上,母亲没有她幼时的担心了,因为这山里没有了大猫或者其它野兽会伤害我们。其实在我们幼时,走过这群山别说是野兽了,就连那野兔都难觅踪影,群山之中的麻雀且少之又少。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外公屋后的两棵高大的黄桷树,依然挺拔苍翠,骄阳之下幅员几十米的地上总是那样凉爽宜人。远远看去虽说不上独木成林,却可称得上双木成景。
  我曾经在想,这裸露的群山到什么时候才能着上优美的绿装,到那时兴许会别有一番景致,儿时我梦想过,梦想过这山的未来,梦想过青山环抱的村庄。
  多年以后,当我走出大山,去向大漠之后。无论多少年的离别,儿时这群山的模样早已经铭刻于心,无论怎样都无法拭去。
  雨后的江城涪陵,阳光和煦,行走在滨江路上,沐浴在习习清风里。在这个季节,放眼春山,群山吐芳,花香四溢,空气中饱含着山野的韵味,空中弥漫着远山送来的幽香,给人深情的向往!
  此刻我下意识的想去看看阔别三十多年的山乡。我已经不知道他如今的模样,在这样晴好的天里,应该别有一番韵味。
  从涪陵主城出发,驱车到清溪,再从清溪经大弯坝往上就是母亲的老家李家山了。
  多年前的山路已经在当下拓展成了两车道的水泥路。从下向上,那山景并跃然眼前。峡谷小溪,溪水撞击在卵石上,拍石前行,溅出白白的水花,若银蛇飞舞。
  隔空望去,悬崖上一丛丛野花临空绽放,独处于山崖,大有孤芳自赏的傲气。
  石头缝间,一些不知名的野草、杂木,他们好像一点也不嫌这石头的贫瘠,给一滴雨露,并能妆点成山石奇观。
  驱车行进在这美丽山乡,我置身其中,感慨万端。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这山乡,我不停地感慨道“好美!好美!真的好美呀!”。我无法用文字来描述这样的风景,我只是在画中见过,哪曾想到?母亲的老家原来会这么美。我停下车来,不再前行,拿出手机,拍几幅全景,我要记住这美丽山乡,把它珍藏。
  群山之中,一处古屋,远远望去并能看到那树立的墙体,青瓦盖顶,这样的乡野民居不知养育过多少子女,一缕炊烟平添万分灵气,好像在告慰世人,胜景之下当然圣贤之所。
  站在山脚,望那穹顶之下的山峰,似与天公比高,群山青翠,绽放着绵绵春色。
  一时里,我并不想离去,望着远山,我告诉自己,无论如何我也要去看看山上的风景。
  驱车前行,当我涉足山间时,许多年后的今天,我才发现,就连当年那不怎么起眼的大蕨基,都长成了独特的风景。
  流连道旁,一些曾经不怎么成景的野刺,在这个季节都挂上了黄橙橙的刺泡,很多都已经成熟了,随手采得,置入口中,给中年的我添就几分童真。品味甘甜,唇齿流香。
  立于山腰,放眼苍穹,一幅全景,写就万千山河壮。俯视山间,一处农舍,绘出几方农家乐!
  美丽山乡,一处胜景!尽在和兴李家山!
  2016年4月20日于重庆涪陵

几乎一周的绵绵细雨,让人觉得好象生活在春天。星期六,雨总算停了。天一旦放晴,就显出秋天的本色,天高云淡,让人神清气爽的那种。我心蠢蠢然,不想让这样的好天气俏然溜过,于是约了友人隔天一起出门赏秋。

正逢十一大假,网上有车友邀约登山,我想都不想就应了,长膘秋乏之际能有这般煅练的好机会,自是喜出望外,平时开车、办公、上网就连晚上泡吧,哪样不是坐着、窝着,难有山野间攀爬涉徙的舒展;每天在城市里兜兜转转,何曾呼吸过草木的清新、山野的花香;电脑的噪声、人群的声响、汽车的轰鸣,哪能和深谷鸟啼、松涛、溪水击沙相较;城市里混沌的、灰蒙蒙的天,又怎堪与群山掩映中粉蓝色的飘着若有若无的絮状云朵的天并论!光想这,我兴奋的难以入睡,第二日起了个绝早,收拾好登山的装备,直奔集结地点。

阴雨了好几日,周六早上突然放晴,原本和车友并未敲死的秋游活动得以实施,心情一下也像天气一样美好起来,加上这次的路线是从来没去过的,论坛上召集帖说,车程一小时,单程登山三小时,中等强度,山顶自助野餐,赏红叶。好久没参加集体活动,企盼和激动交集,周五晚上竟失眠了。

星期天,我和友人前去杜桥的童燎水库,离水库远远的就下了车,穿行在静静的村庄里,路两边时而是房子,时而是青山,时而是田野和河流;桔子黄了;有一家的墙头伸出好看的紫色的花,我们赶紧跑到人家院子里去看个究竟,原来是紫色的扁豆,非常漂亮;墙边还有几枝小小的黄菊花,这家的柴扉是敞开的,不用敲呵。经常看见别墅式的好看的房子,有一家后院还有个小花园,园里小桥流水的。走着,不经意间看见一家漂亮的房子前有树,有大片的黄色的菊花间杂着一些紫色的小菊花,花的四周和花间竟然是青菜,近处已是满目青山,颇有“采菊东蓠下”的韵致。

半小时间,车友陆续到达,互叫呢称一通寒喧,虽初次相识,可我这个‘新兵’也有入伍多年之感,“人齐了,出发!”头车‘降龙十八掌’一声令下,‘快乐子弹’随后,依次是‘嘿嘿’,‘立领’,‘碎石机’‘玫瑰心’,‘胖肚肚’押尾,车队浩浩荡荡启程了,出了南郊,上子午大道,过了环山路的收费站,再向西约三公里就进了上王村,找了处有简易停车场的农家乐,定好下山后的聚餐,泊好车,略作休整,一行15人向山间进发。

周六起了个大早,带齐装备,检查好车况,赶到集合地点,约定时间还没到,不但报名的车就全都到了,还多了几辆其它牌子的车,参与人数比车友会的还多,版主戏称队伍壮大了这么多,以后在论坛上该给他升格成“总版主”的头衔了。寒暄过后,车队向此行目的地九鼎万花山进发了。从丈八路十字向南,经西沣一级、过沣峪口、沿西安至宁陕公路往南,过了一座桥、一个隧道和一个超限检查站,整整20km蜿蜒崎岖的山间行进后,到了一个不显眼的豁口,并不高大的山门上的名字提示我们,万花山到了,来之前版主在网上查了门票价格,30元每人,到了才发现正执行淡季20元每人的票价,经版主和售票处一番唇枪舌剑,不但让我们享受了团体票价,还免了停车费,真是令人喜出望外。

到得水库,水是那么的清澈和波澜不惊,远山的形状令人眼前生辉。醒目的黄色的寺院引领我们沿水库边走去。寺后的山也不平凡,形状独特漂亮,我不知怎么用我那笨拙的语言去形容,两山间有长长细细的瀑布,一路的山上种满了杨梅树,杨梅收获的季节一定是另一番景象。水库边偶有小舟横亘,还有一拔烧烤的人。我们到了一条溪流边,坐下小憩,晒晒太阳,嗑嗑瓜子,看看清流和群山,还臭美一下拍个照什么的。不久来了一家人,还有两个孩子,给静静的山野增添了无限的生气。

初的3里土路可算是平坦,虽已进了山口,但景致与一般山村无异,山在远处,茫然难窥,转过道弯,大伙额上刚见微汗,突兀一道十数米高、三十米宽的石坝拦住了去路,坝子旁一处显非人为的山路让大家来了兴致,60度的陡坡,参差的山石错落成阶,真有些攀岩的味道。年轻的后退两步,看准着脚点,冲了上去,后面的人们手脚并用,帮扶着也上了坝子,坝顶放眼,才似见到了桃花源,原来坝后是两山间百余米纵深的水库,水色碧绿,不知深有几许,远看水库前有蜿蜒小河流入,河从远山来,而山势层峦叠障,放眼不知其众,虽晴空烈日,天高云淡,可远处的山依旧隐在薄雾中,山多石而树木葱隆,时近早秋,山尖已被红叶所染,间着山石的楮色,成片野花的黄、白、紫点缀其间,一幅笔墨难摹的秋意图赫然眼前,不由的深吸一口蕴着草木味润泽的空气,吼一嗓子,听夹杂着水鸟鸣叫的瓢渺的回音,那份畅快,怕珠矶之字也难形容!

从山门向东再行进了一公里,将车安放在停车场,我们的秋日山野之旅拉开帷幕了,初进山,是一米宽的石板路,没什么坡度,沿一条小溪在两山间拓进,秋日的阳光暖暖的照在人身上,让人的脚步都变得懒洋洋的,路边是越来越茂密的青皮槭树、玉兰、榆树、野栗树、挂着巨大松果的油松树,树顶高处,不知名的鸟正长长短短的暗号般的鸣叫,尖锐的叫声让林间显得更静,连一只尺把长的松鼠在岩石上跳走觅食,踩到落叶的脆裂声也格外的清晰,路边的小溪也近似无声的行进,只有偶尔遇到石罅或空洞,才发出点柔和的水花声,太阳的光被树遮挡的越来越暗,树木的密度也越来越大,以至于路也被挤得窄了,我们艰难的走着,小心避让着横亘的气根,蜿蜒的爬藤,路旁突兀的巨石,在山谷间转过几个弯后,小溪也失去了踪迹,经过一小段向上的陡坡,找到处绝佳的观景台当歇脚点,虽是人工刻意搭建,但融合在突然变得黄红色的林木里,衬着远处的山,如洗的蓝天上如絮的白云,映着红黄叶色刺眼的斑驳的光影,真有匠假天工般的自然感,大家稍作休整,继续向山顶进发,山势陡然间开始爬升,不几步就累得人气喘嘘嘘,山路愈发陡峭,时而从树木间插过,时而贴岩石攀援,有几处路本已断开,用原木架起,斜支着木橕权做栈道,比之华山的擦耳岩也不见得逊色,艰难的又向上攀登了一个小时,途经了黑虎关、南天门、圣母殿、思乡台、药王殿,到了距九莲顶百米高程的中佛殿,大伙一屁股瘫坐再石阶上,谁也不想动了,刚好也到了用餐时间,大家一致通过,用完餐后再登顶,中佛殿建筑前有相当大的水泥平台,正好可动火造饭,不一会,方便面、蛋花汤、甚至火锅的香味弥漫开来,那味道,如果山神当值,怕也馋得现身了。疲累且饥肠辘辘的我们顾不得客套,稀里哗啦的往肚里刨开了,热饭热汤下了肚,这才有了精神,一路沉默的人们也开始有说有笑,互换吃食、以茶代酒、展看路上拍的景色,安静的山被我们吵闹的热络非常,此时才有暇放眼远山,山色竟言语难描募,苍翠的油松,将枯黄叶子的山栗、点缀挂满红叶的鹅掌楸、槭树,衬了山顶巨石的灰白、庙宇红砖灰瓦上黑褐的地衣、厥草,在正午秋日下依旧薄白的水雾里,一切都那么新鲜、柔润、空气带着山风的凉意,深吸一口,花果的甜润、松脂的青鲜、草叶的水嫩充斥进每一个肺泡,呼一下,疲累、倦怠、郁闷瞬间一扫而光,这一刻,竟开始羡慕了山民或僧侣,能每日浸淫在这样的美景里,怎能不知足常乐,心境空灵呢!

问了路后,决定从进来时相反的方向出山,本以为这次秋游到此结束了,没想到还有更多的惊喜在后面。

顺着水库边的小路向山里行进,说是路,宽处两人难错身,窄的也就两脚并起宽,时而走踩出的土路,时而在石隙间挪动,时而从河面跨越,过了谷道后,上山更是象没了路,满山的灌木犬牙交错,前人行进时挂脱叶子的枝条依旧倔强的交织着,其间道路若隐若现,已不能用羊肠甚至鸡肠来形容它的窄小,有时甚至拨开人高的荒草才能得见,行进越来越慢,队伍一时间没了欢笑声,不时传来一两声惊呼,不是被秃枝差点划到眼,就是酸枣刺拉到裤子,连我的鞋带都不时被路边的藤蔓枝条‘解’开,要不是偶有一两处山石上斧凿的痕迹,真不相信这山路是人开出的,说是山间兽类踏出的都没人不信!傍着河水冲击石质河床的鸣响声,大家默默的行进着,越往上走,树越加多起来,好一段时间,骄阳都快不见了踪影,柔软而恬淡的从树罅间不清不楚的撒下粗粗细细的光线,脚下厚软的落叶,不时咯疼脚底的坚果,真让人疑是走进了原始森林。

用完午餐,略作休整,我们一鼓作气连登两顶,由数块巨石组成的百神顶,只可容数人站立,峰顶衰草满覆,峰下即是百尺悬崖,人处峰上,山风凛冽,两腿不由得瑟瑟发抖,挪步时,脚下山石发出空洞的声响,如有将倾覆的抖震,让人不寒而栗。而整块近百平方横卧巨石而成的九莲顶,先得攀一座近乎直立的木梯才能登临,石上寸草不生,只是满布棕褐的地衣,远观如蓑衣乞儿,横陈待救,但有一巨松生隙,高可入云,荫蔽丈余,令人慨叹生命顽强、造化神奇,峰顶远眺,无峰比肩,秋色给无数的山批上绚丽的衣饰,又似一幅巨大的花毯,堆叠在天地之间,尽展恢宏博大的气势,与之相较,那只飘着几丝薄云的湛蓝的天空,倒像是泼了深邃颜料的画布,洁净得像是假造的呢!

水库很大,路的一边是水库,一边是山,山上的杨梅树不知不觉间已变成桔树,黄橙橙的桔子挂满枝头,桔地边经常有大片的蒲公英开得烂漫,山边水库边各种树啊、草啊、野花啊自然是不断的。独自垂钓的人、一叶扁舟、一树红叶、水中一座可能是养植用的房子、甚至是一丛花草都成就了水库的美景。走着走着,偶一回头,却也会碰到有别样的风景映入眼帘。路上有了三三两两的人和几辆车子,可依然是那么的静。

歇歇走走了近两个小时,终于登顶了!顶也就是一个容得下七八个人的平坦处,但也足够让我们欢呼雀跃了,起码重又见到了,看上去比平时高远得多、也湛蓝的多的天,山风掠过,让一身大汗的我们爽快了很多,几架照相机咔嚓嚓不停的闪烁着,都想把群山的或险峻、或清秀、亦多彩、亦深沉的景色尽数拷贝下来。但咕咕叫的肚皮把大伙从喜悦和满足中拉回现实,毕竟天已将午,加上一路体力消耗不小,实再是扛不住了,从山顶下撤到一处小瀑布的上面,在水边树下找了个平坦处打尖,大伙把自带的吃食都集在一处,大快朵颐起来,餐毕小憩间,我泡上一壶普洱,就着山风拂草、慢水击石、空谷鸟鸣声,远山满眼草长莺飞、野花斗艳、红叶似火,和身旁满座高朋共品,明是茶入喉,却似酒沾唇,没得几杯,人已先生出几分醉意了!

晚上,回到家中,还在回味秋色美景,把相机里的照片放来看时,却总觉得取景的片面,灵秀不及水,恢宏不如山,叹自己摄影水平低劣之余,咪起眼睛,再回味那美丽的万花山,那缠绵悱恻的无尽秋色吧!

走完了水库,到了岙底陈这个四面环山的小村,竟然有好多幢在城里也算好的连体别墅,一边是现代化的房子和水泥路,一边农人荷锄,黄狗溜溜,到处是开满花的枇杷树,空气中满溢着枇杷花的香气。我和友人都雅异于村中通向白岩山方向的那条长长的水泥路竟然纤尘不染,是打扫的吗?需要多少劳力?还是风吹的?后悔没有问一问村里人。

一行人溜溜哒哒向山下走时,忽被路旁一坡野树下满地裂着口的‘刺球’吸引了过去,“毛栗子!”识货的冲上前去,把‘刺球’破开,里面果然是两个板栗的果实,确认跌落下不久,尚未被蛀虫、松鼠光顾过,大伙来了兴致,在落叶间翻寻起来,人多力量大,不一会就装了挺大一袋,足有三斤多,个高的在几株柿树上还找了好几个红彤彤熟透的柿子,正庆幸还能意外得了‘山货’,小河边看管行李的俩人,捏着个张牙舞爪的银元大的螃蟹显摆开了,又引得大伙也脱鞋除袜,在刚没脚面深的小河里翻找起来,渔获虽不甚丰,但清凉的河水倒是让因半日跋涉而略嫌乏困的脚舒服了许多,不知觉已是下午,几个‘大肚汉’惦记着农家乐的聚餐,嚷嚷着让大伙恋恋不舍的出了山。

文:立领

本想再逛逛景色秀美的白岩山,可惜走到白岩山下,却没有时间上山了。友人说村里的路还想走一走,我说是啊,要是在这住上一晚,享受享受这无边的宁静,第二天再上白岩山赏赏美景,岂不是赏心乐事吗!

农家乐里,凉皮、醋粉、渍菜已摆上了桌,这边才就座,那边厢厨房里稀里哗啦又忙开了,农家烧豆腐、炒土鸡蛋、醋溜土豆丝、火爆尖椒、现烙的锅盔、煎饼、浆水面,还杀了只土鸡烧现剥的板栗,七碟子八碗满登登一大桌,料鲜(自家种养的现摘现采)味正(家常做法,连酱醋都是土法酿造的),营养美味。想来平日里迫于生计,要么盒饭、扯面果腹,为求一快;要么大鱼大肉、推杯换盏、虚情假意的酒桌上办公,哪像今日这般舒畅随心、姿意纵情。在山里玩的又饿又累的我们,也顾不得吃像难看,狼吞虎咽的一通狂噻,就差连舌头也吞下肚了,要不是还得开车回去,真恨不得把酒当歌、对影明月、一醉方休啊!

回到家里,顾不上疲惫,把此行的感言贴上了‘坛子’,还发了一大堆美得冒泡的照片,有青山、有碧水、有蓝天、还有我们开心甚至放肆的笑容,让没去成的车友们流一流口水,让更多的车友、‘驴友’爱上大自然,也让更多人分享和参与我们的快乐!

文:立领

本文由银河澳门官网发布于银河澳门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野山的呼唤,九鼎万花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